• 欢迎访问中国易经官方网站。

数术学新论

学术 易经网 622次浏览

术数学新论

中国古代数术是一门非常庞大而又繁杂的学问,它们多是不太系统的、零散的、且带有相当的神秘色彩。我认为,数术大致可分为三大类,即:一、“预测数术”,二、“气功数术”,三、“权谋数术”。

那么?什么是数术学呢?《庄子·天下》云:“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这个道术就是彭祖数术之学。春秋战国时期,学术界呈现出“百家争鸣”的空前盛况。而“百家争鸣”又以“黄帝”(彭祖)为百家所共术。“百家言黄帝,其言不雅驯”;(《史记·五帝本纪》)“先序今,以上至黄帝,学者所共术”。(《孟子荀卿列传》)诸子百家皆托古于黄帝。战国中期以后老子与黄帝一样受到学术界的重视,尤其是法家更是尊崇老子的思想。驺衍、申子、韩非、慎到、田骈、接子、环渊、驺奭等等“皆学黄老道德之术,因发明序其旨意”。……1986年,数术学大师陈维辉创立了“中国数术学”的基本理论,把古代数术和现代自然科学结合起来,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而系统的理论体系。

这些理论见于陈维辉先生所著述的《中国数术学纲要》、《中国数术学原理》、《邹衍阴阳学说》、《二十八宿考》、《秘本兵法——三十六计精解》、《历法集篇》等重要著作之中。这样,“中国数术学”作为一个完整独立的、包括《周易》思想在内的,融哲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体科学、思维科学、预测学等等科学和技术为一体的学科系统,才正式展现在人们面前。

陈维辉为数术学(Numerical philosophy)下的定义是:从宇宙最基本的真理规律为基础,以太极、阴阳、三才、五行、八卦、河洛、干支为运筹和谐的原理,把音律、历法、星象、气候、地理、医术等众多学科统一成为系统的整体观的学问。陈先生的这个定义既与古代数术有一定的联系,又有着相当的区别,这是在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基础上,赋予新的内涵和外延。当代易学名家刘大钧认为:“陈数术志存大道,维辉光纲在济世”。这是对陈维辉数术学客观正确地评价。

数术学是以数字和符号的奇偶及不同排列组合来说明宇宙的本原,描绘自然界的图式,阐明事物的属性及其规律的学问。也就是说,数术学是人类沟通宇宙,仰观天文、俯察地理的一门高深的学问。数术学可以穷究洞察宇宙间一切数量关系和时空变幻形式。

数术学具有天地人和谐统一的整体观,它强调日月运行、天地运转、星球天体、天气地气等对人类自身运动乃至万事万物运动发展的影响作用,并创造出一套完整的思维体系,通过事物运动的阴阳对立双方,以及五行生克制化关系等等,进行“机”和“运”的数的筹算,来把握自然界事物运动变化的规律;同时,人类还可借一系列“术”的运用,来调整、改善人体自身的内外环境,从而获得养生、保健、适应自然和改造自然的生命能量,如中医、气功、武术等等,都是数术学最普遍的运用。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数术学也是一种人类追求完善,追求改变自己的命运,追求长生不老的生命科学和实用科学,是人类由“必然王国”跨入“自由王国”的一条古老而又长青的“大道”。

中国数术学史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是阴阳五行说,即河图、洛书、干支、中医、六壬和子平之类;二是阴阳八卦说,即《周易》、《左传》占筮、焦氏易林、太乙和奇门之类,两大类发展到汉代就基本溶为一体,蔚为大观,深深地影响着后世中医、气功、武术、天文、地理、气象、生物、历法、数学、化学、哲学、文学、音律、军事、宗教、伦理、心理、民俗、养生和预测等多学科的发展。然而汉武帝时,由于采纳了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之后,数术学被打入了冷宫。或流散于民间,不能登大雅之堂;或成为儒家思想的附庸,斑斑驳驳地散见于各种书籍中。数术学中的重要经典《周易》虽被奉为群经之首(实为群经之末),但在儒家经学中也被封固僵化了。两千年来,虽然曾出现过诸葛亮、陶弘景、李淳风、孙思邈、邵雍、耶律楚材、刘伯温等等精通数术,卓越的政治家、哲学家、科学家、军事家、文学家、养生家,但这个体系在近代以来,却遭到许多学者的误解、妄解、曲解和践踏,他们不知道被践踏在脚底下的石头,正是大厦的基石!

长期以来,中国古代数术一直是被许多人当成封建迷信的,多数人对它感到既神秘而又不可信,这正是因为数术学的科学性没有得到真正解决的缘故。一般人们认为,数术就是巫师们用于骗人而进行占卜的把戏,他们纯粹是凭主观猜测和对心理的猜测,谈不上什么科学性。其实,这是对数术学的一种误解和偏见,他们根本不了解数术学。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般常人都会在不同的季节里不断变换自己的生活方式,甚至各种心理状态和行动举正,也受着各种气候变化的影响,这是自然界不同的气运状况所决定的;如果夏天不穿衣服,冬天不盖被子,就很有可能会生病。这在数术学上叫“火并”和“水重”。所谓“并”就是“拼”,就是同类相伤,所谓“重”就是重重叠加,如负重荷。“并”的结果,则玉石俱焚;“重”的结果,则得风湿寒病或伤寒而亡。天地五行之气,正是随着四季气候的变化流行,而存在着这种“并”、“重”、“侵”、“乘”、“侮”、“生”、“克”、“刑”、“冲”、“破”、“害”等等不同类型之气的相互作用,而导致事物发展产生各种不同的结局。

这些是我们表面上能够看到的事物,还有我们所看不见的规律。如有风湿病和腰腿痛的病人,在每年的一定季节,或每当天气变化的时间,无论你如何防范,你的病都会不可避免的复发,这是什么原因?这就是人与天地四季五行之气的“感应”作用,就是所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同频相振。人体内有风寒之余气,一遇天地之气的变化,它就必然地受感应而触发,这是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体之气是这样,世界上万事万物也都是这样,它们都随着天地、日月、星辰、四季、五行、白天、黑夜之气的变化而变化。

墙内开花墙外香。早在十七世纪,德国哲学之父,发明了微积分的大科学家莱布尼兹看到易经卦画后惊叹不已。他发明的二进位制,竟然与八卦十分吻合。之后,西方一些著名的科学家、思想家、心理学家都对数术学中的《易经》推崇备至。如波尔、爱因斯坦、容格、李约瑟、费耶阿本德、普里戈金等等。在量子力学上作出了

重大贡献的波尔,他将自己创立的哥本哈根学派的标志就选用阴阳太极图,并以此为最大荣幸。爱因斯坦说:“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个伟大成就为基础,那就是希腊科学家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在欧几里德几何学中)以及通过系统的实践发现有可能找出因果关系(在文艺复兴时期),在我看来中国贤哲没有走上这两步,那是用不着惊奇的,令人惊奇地倒是这些发现(在中国)全都做出来了”。

容格也通晓《易经》,他创立了“集体无意识”这一重要的心理学学派。李约瑟穷毕生精力研究中国科学文化,宏篇巨制《中国科学技术史》就是他主持完成的。他认为:“如果有一个汉学家兼通数学,那么,通过对晦涩难解的中国中世纪占卜术著作的探索,他在这方面是会大有收获的”。耗散结构的创始人普里戈金指出:“西方科学对自然的看法是确定论的、精确的和解析的,而中国文化则是一种整体的,或现在我们称之为系统论的观点。现在是我们把传统的欧洲思想和古典的中国思想进一步结合的时候了”。“西方科学和中国文化对整体性、协调性理解的完善结合,将导致创立新的自然观和哲学观”。“中国思想对于想扩大西方科学范围和意义的哲学家和科学家来说,始终是个启迪的源泉”。

就在某些国家人妄自菲薄,诋毁、贬低中国文化,鼓吹“全盘西化”的同时,国际上却掀起中国古典智慧热(以数术学为主)。日本企业界把《周易》、《孙子兵法》、《三国演义》、《莱根潭》中的数术智慧运用于企业管理和经济预测等诸多方面,产生了良好的效益。三十年前,美国向太空发射了“旅行者1号”和“旅行者2号”宇宙飞船,这是专门探索外太空星球生命的宇宙飞船,各自带了一张套在铝质封套里的镀金铜项唱片,其中里面就有一个八卦图象——以此表明地球上人类已经掌握到这种文明。日本、美国、德国、英国、法国、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泰国、台湾、香港等许多国家和地区也重视对数术学的研究,并成立了相应的研究机构。1984年11月自首尔第一届国际易学大会以来,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已成功召开了26届大会,今年11月在新加坡是第27届。

1980年以来,中国大陆对数术学的研究也逐步兴起。三十年来,《周易》数术学论著开始了大量出版,(估计有三、五百种,尽管水平高得少、水平一般的居多)在哲学界、中医界、气功界、科技界、文化界、艺术界等逐渐形成热门。有相当一部分青年开始把学习的目标投入到这个科学领域中来。著名科学家钱学森高度评价说这是“第二次文艺复兴”。1984年在武汉召开了全国《周易》学术讨论会;1987年11月在贵阳召开了全国中医术数运气研讨会;12月在济南召开了国际《周易》讨论会;88年山东大学创办了《周易研究》杂志(发行至20多个国家和地区);88年8月在贵阳召开了全国易经多学科研究学术研讨会;89年5月,“中国周易研究会”在济南正式成立;1990年8月在庐山召开了全国《周易》与中国文化研讨会;11月在泰安召开了国际《周易》与中医学术思想研讨会;12月在武汉举办了中国首次易经气功大师绝技表演;1989年至2015年在安阳召开了32次国际性《周易》与现代化讨论会;1993年4月首届全国数术学学术研讨会在武汉隆重召开;11月,在贵阳召开了国际易经与传统医学及其文化研讨会;1994年5月在武汉召开了第一届国际数术科学文化技术研讨会。

三十年来,对数术学的破译和运用也取得了重要成果。王锡玉破解了部分太极八卦图,引起科技界的震动;数学教授马继芳指出:八卦符号的组合排列动摇了现代化数学的基础;王玉海教授成功地根据八卦图建立了六维空间几何图;天文学教授朱灿生发现了从月亮运动获得太极——八卦图的具体形式;柳少逸首次将数术运气学说与现代科学结合,用于临床实践,引起中医学界的关注;翁文波、秦新星、栾巨庆、邵伟华、朱树松、李燕、张延生、张兴全等成功地把数术学用于对地震、气象、经济、军事、体育、破案等方面的预测,引起国内外科技界、文化界、未来学界的震惊;陈维辉、博熙如运用数术学对哥德巴赫猜想作了新的可贵探索;杨永忠、候启发分别对八卦的组合与四种力的统一、人体生命节律作了尝试性地探讨,也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吴漱泉、顾明、董光壁、郑军、李安堂、王俊龙、欧阳维诚的数学破译也令人关注;唐明邦、柯云路、林清泉、胡零、俞晓群、胡孚琛、李学勤、江晓原、赵定理、李零的有关论述也令人耳目为之一新。

总之,对于数术学的研究随时都可能有新的重大突破。势必会对哲学、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产生重要影响。

数术学乃是真理的理念。是道之“体”、道之魂。阴阳之体同数术之魂结合一起成为放之宇宙而皆准的真理规律。阴阳走向形,成《易经》;数术通向神,达“神通”。数术可分为正统和旁门。正统的数术包括易经、奇门、太乙、六壬、中医、气功、武术、吕律等;旁门的数术包括命理、风水、符箓、相术、测字等。正统的数术是中国科学文化的精华,应继承、发展、弘扬。旁门的数术虽有大量的迷信糟粕,但也有不少科学的成份,亟待深入挖掘、整理、提炼。

正统的数术,我们称为数术学。她是一分为三的洞察、探究宇宙自然和社会人生。也就是从宇观大数、宏观中数和微观小数来感悟和考察天文、地理、人事和万事万物。(作者:秦新星)


中国易经官方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数术学新论
喜欢 (3)